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淡生活

体会人生淡淡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师 傅  

2015-01-14 22:02:42|  分类: 往事沉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我那天周末跑步收工晚,在广州道迎着太阳向东慢跑时,对面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老头,直奔我而来,只见他还着毛线帽把大半个头都包起来,显得非常苍老。我一楞,定睛一看,原来我刚参加工作时间的师傅。
    那是我高中毕业刚参加工作时的第一个师傅,那年我没有参加高考,直接到生产队参加农业劳动,因为身躯瘦小,队长派我参加民兵训练,而我去在大队报名时,却又被留在了大队当杂役,负责送报送信。那一年公社的电影队招一个放映员,我就报名参加了考试,结果被录用。当时带我的师傅就是他。
    我师傅同时还是电影队的队长,还兼任着公社文艺宣传队的工作,在农村属于比较有才华的人。他吹拉弹唱都会些,但不精,我印象中他的箫吹的不错,但他却说他样样都会。我到电影队后,师傅就教我学习放映技术,其实就是挂片什么的。那时农村放电影都是在露天,我呢也还算是勤恳,每次都是提前到放映的地方,提前把银幕挂好,把机器支好,把喇叭安置好,天一黑师傅才会到场,当然放电影的时间也是师傅定。师傅就是有师傅的派,学徒也要有学徒的眼力见。我虽然不是那种特别是有眼力见的孩子,却很少挨师傅的批。
    虽然师傅多才多艺,而我却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,师傅身上的文艺气息一点也沾上。师傅也喜欢写点东西,有一次他写了一篇评论文章,我参与了修改,结果这篇大作被区广播电台选用,他兴奋了好几天,若干年后,我还曾听他说过此得意之作。
    一年以后,我选择了当兵,就离开了师傅。到部队后,也曾经当过部队的通讯员、放映员、文书,或许也是受师傅的熏陶吧。三年后,我又回到了家乡,此时师傅当上了乡文化站站长,还是乡俱乐部的主任。由于我部队学习了35毫米放映证,我复员后乡里就安排我到俱乐部,因为那有35毫米的放映机没人会使。师傅见我回来非常高兴,虽然他有16毫米的放映证,却不会35毫米的机器,我回来正好有人教了。他还说,我们互为师傅吧。由于35毫米的松花江放映机长时间没人使,我的任务非常繁重,既要清洁机器,还要调试机器,好在我在部队的业务还算过硬,很快就能正式放映了。由于过去俱乐部一直用16毫米的放映机,换片就得等,而35毫米放映机是两台机器,可以连续放映,而且画面的效果也好,因此也受到欢迎,师傅也成为我第一个带的徒弟。
    师傅除了蹑我学放映电影,还经常排节目、演节目,还喜欢摄影什么的,乡里最好的相机都是师傅使用。由于我没有文艺细胞,所以也就没跟师傅再学什么。
    有段时间,师傅极好喝酒,经常组织人去饭店吃饭,也想培养我酒量。而我却是一个朽木不可雕也,最终也没出师。但师傅的酒却如日长虹,酒量已经名列前茅,但酒德却常常受人质疑,比如他喝酒喜欢喝大酒,喝完了就找不到家,闹出好多笑话,比如他喜欢喝长酒,人家办酒席,他是喝完了这桌喝那桌,就是不走,还得了一个“一瓶”的美称。
    师傅还喜欢养花弄草,一屋子一院子的花花草草。经常有人去参观,也是他的得意之外。
    后来,我们都到了新的工作岗位,由于我还算年轻,进步空间比师傅大,职位比师傅高了,师傅也经常会自豪地说,那是我的徒弟。但师傅也常常郁郁寡欢,怀才不遇,直到退休,由于师傅年龄偏大,学历低,退休时只是一个副科级。
    退休后他还经常组织老人打扑克、下象棋。后来,他随儿子搬到了塘沽,听说也戒了酒。
    这次相遇,他说去花鸟鱼虫市场去。与他寒喧多时,问过他的身体,他的近况,打量师傅时,我发现师傅真的老了,过去那个留着文艺范的长头发,穿着雪白衬衣、所扎进裤子里的艺术家,随着时光去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