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淡生活

体会人生淡淡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吃的记忆  

2014-06-12 12:02:36|  分类: 往事沉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我这个人小时候比较馋,现在想起来就是时候物质太贫乏的缘故。小时候就是盼着过年过节,尤其是盼望过年。我的记忆中在生产队时我家一共六口人,父母亲和我们兄弟三个,再加一个奶奶。虽然父母起早贪黑的工作,生产队里结算总落个红笔户,就是一年的收入冲不上生产队发的生活费的支出,其实那个时候每个月一口人生活费只有2-3块的样子。好在姥姥家生活宽裕一些,总是会不时接济我家。
    那个时候我记得吃的最多就是棒子面窝头、大麦卷子。稀饭也多是玉米粥和大麦、高粱打落皮熬的粥。如果每年有变化的话,也就是在麦口以后,生产队分一些土豆,家里会蒸土豆;秋天的时候生产队分一包山芋,家里会蒸山芋。白面除了过节过节,平时是见不到的。再有会在生日时吃回面条,也是我们这些孩子解馋的时候。
    过年是不能对付的,这也是我喜欢过年最大的理由,其他的节日就说不好了。我记得有一年,过完春节以后家里恢复了以往的常态,我就盼着过正月十五,等着家里蒸面食小老鼠、小刺猬什么的,当这些小老鼠、小刺猬完成上供的使命,我急着大咬一口时,却发现这些本应该用白面做好的东西,却只是外面包着一层白面,里面却是玉米面的。
    一直到当兵,家里也没有太多的改变,我那时在寒暑假也学会做饭,因为太过简单,所以也学的有模有样的,炒白菜炒土豆做的最多,甚至连窝头也做的很漂亮。
    当兵以后,觉得部队吃的应该会好一些,可惜却在山西晋中当兵,那时部队细粮也是比例不高,所以部队最常见也是茶格豆、钢丝面(都是高粱面做成的),好一点的会做玉米面的发糕。而部队最能保证的就是周末至少会吃一顿白面,馒头和面条多,有时会做肉笼、包子什么的,而这个时候也是战士吃的最多的时候,平时严重缺嘴,所以会有许多吃得多的逸事,其中我记得最深的是一个安徽兵,吃了十八九个包子,那饼子一般都在三四两,吃的太饭了,他非常难受,不得不去炮场跑步。而在部队吃饭也是有讲究的,有经验的老兵第一碗饭一般是不盛满的,第二碗才会盛满了,因为你第一碗盛满了,等你吃完了,再去盛第二碗恐怕就没有了。我所有连队吃面条最有意思,当看战士吃不够时,会往面条里加水,那时面条就盛不上来了。炊事班的兵就起了一个有趣的词,叫“涨潮”。
    呵呵,说着说着怎么说到部队里去了,部队里好东西不数量,而一般的饭是不限量的。
    我记忆里最难忘的饭还是在部队里,那一年部队在山西河北内蒙交界的地方参加红蓝军对抗演习,正值初冬,大山里阴冷,风都像小刀子一样往脸上划。我所在部队执行隐蔽任务,就是要把部队的大炮与部队隐藏起来,不能蓝军的侦察机和巡逻车发现。我记得部队的炮都隐藏在山坡边,顺着山坡停好,上面覆盖伪装网,并与山坡成为一体。而部队不能与炮隐藏在一起,我们是走出一段路程,用军用铁锹在一片干涸的河床挖洞,采取上面小里面大的方式,一般一个洞只能容纳一个战士,我们蹲在里面,上面用毛草盖好。由于侦察部队反复侦察,我们的部队整整坚持了一夜,由于部队出发时我们只穿绒衣绒裤、单军鞋,所以这一晚上我们可受了老了罪了。一是山根底下夜里非常冷,二是那个身的洞人只能蜷着身子蹲着,血液都不流通,所以腿着蹲麻了。那个感受简直就没法说了,我听到有的战士都要坚持不住了,但执行是军人的天职,军令如山倒,在那个演习的特殊时刻,谁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舒服与自在,用整个一个部队的代价来换取的。那一夜,我听到连长不知道比平时严厉多少倍的斥责,甚至我听到了再说话军法执行的威胁。我们只能咬紧牙关,坚持坚持再坚持。
    快天亮了,连长向部队下达命令,有空降兵袭击我阵地,要求一部分战士出击消灭敌人,战士都争着抢着去执行任务,因为谁都想活动一下,这又冷又累又饿的,好容易有一个机会谁不争取,连长命令一部分战士出击,我也有其中,当我从隐身洞里一跃而起的时候,我的脚都已经不是我的了,好在那一片干涸的河床,即使我们摔倒了也不会摔坏了。我端着冲锋枪,用力勾动板机,想把一夜的痛苦驱散,冲锋机吐出火舌。
    其实这只是一个演习的程序,不等我们打完枪里的子弹,那些从直升机下来的蓝军已经爬上飞机逃跑了。这时我们解除隐蔽,完成了任务。当战士紧张的状态放松下来,一个个倒了河床上,拍腿捏脚。
    但这个时候,我们最急切解决的问题就是吃饭问题,因为从火车下来,一路行军,到了大山里就执行隐蔽任务,已经从昨天早晨到第二天早晨一天一夜没吃饭了。而炮兵一般都没有随身携的带干粮袋,所以我们这些人一点吃的都没有。
    这时炊事班也接到命令,立即为部队解决吃饭问题。而我们所在大山里连个人家都没有,炊事班虽然带着粮食,却找不到水源。部队只能等着。炊事班的人四处找水,终于在一处山沟里找到一个水洼,经过化验水虽然不符合卫生标准却是可以用的。那时的大山里我想水也是干净的,至少没有污染。
    到上午十点多,我们终于听到了开饭的哨声。我们虽然都没有力气了,可听到了开饭的哨声,简直是最美妙的声音了。我们从地上爬起来,从背包里拿铁碗排着队打饭。
    饭是一锅热腾腾的面条,没有什么原佐料,我唯一看见的是红红的辣椒。当我吃上这碗面条里,身体一下子热起来,浑身像注入了火一样,着了火一样。这股火,驱散了我们身体里的寒气。
    我忽然觉得,这是我一生最好吃的一顿饭了,也是我一生也不能忘记的一顿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