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淡生活

体会人生淡淡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“吃”  

2011-07-05 22:10:53|  分类: 往事沉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我这个人说不上馋什么,也说不出最喜欢吃什么,吃什么都可以,只要饱了就得。

  其实,我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。那时好吃的东西不多,所以会馋一些东西。那时,我最喜欢夏天了,因为夏天里吃的东西多。可是那时吃的东西确实不多,我对什么都感兴趣。那时反季节的农作物并不多,都是应时的蔬菜瓜果。从春天开始,我就已经寻找可吃的东西了。那时,家家要泥房,生产队里一般会为社员家里拉泥房土,我就会从泥心土里找到可吃的东西,我记得芦根白白的,用牙咬可以咬出甜水来。

  以后就是爬到树上摘槐花,榆钱吃。而最早列入我们这些小朋友的眼里的果实就是杏了,那时河滩地里有一家在门前种杏树的,我的同学就在刚结果里下手了,不大点的杏子又苦又涩,可还是觉得不错。

  以后就是桃杏熟了的时候,可是并不是我们可以吃到真正熟透的果实。接下来,麦子灌浆了,我们又有机会吃生麦子。我觉得麦子最好吃的时候,还是饱满的时候,采一个麦穗,去掉麦芒,用两只手掌一团一错,然后吹干麦皮子,用力投进嘴里,接着就是咬出满口的清香。这种味道至今还很怀念。

    麦口过后,西红柿、菜瓜、香瓜、西瓜都陆续熟了,但那时都是生产队的,要送到城里去。所以,一般家里要想吃的话,也就靠生产队里分配了,只是分配的时候都很少,多想美美的吃上一顿解馋啊。生产队对这些农作物看管的也很严,农村叫看青的。我其实那时很羡慕看青的,还梦想有朝一日能为一个看青的,可以随意吃想吃的东西。为此也多次到地里找看青的姥爷,想从中捞点小便宜,后来才知道,看青的更是严格遵守纪律的人,他们都有着很高的觉悟。

  地里的东西没办法弄到,我就对人家里的东西注意起来。姥姥家里有几株枣树,有一大架葡萄,所以我很喜欢到姥姥家里去。姥姥家里有一株枣树“圆棱”熟的特别早,一般都是在我暑假还没结束的时间,我就可以吃到酸甜的枣了。接着就是葡萄,姥姥姥爷很疼我,我去了都会拿这些好吃的来招待我。其实,生产队里也有管理不严的,那就是青水萝卜,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偷偷拔出来,拧掉叶子,剥了皮吃,遇上好的很开心,遇上不好吃的很辣,也会坚持吃完,不会乱扔浪费。还有一种蔬菜是秋茄子,秋天时候,有一部分小茄子未长成,生产队为了抢种秋麦,就提前拔下来,放在沟边上,于是我们就去找,这些小茄子吃起来其实很好吃。我们一般是一边玩,一边给家里打猪草,一边找着这些小茄子吃,回家的时候都是满嘴黑黑的。

  后来,我也曾有过几次彻底解馋的时候,那是在山西当兵的时候。有一次和一个战友去老乡的地里买西瓜,老乡说,给两块钱可以在瓜地吃个够,只要不能带走。于是我们两个人就肆无忌惮地吃起来,山西的西瓜的确很好吃,又脆又甜,结果我们两个吃的都站不起来了。老乡最后给我们采摘最大最好的也吃不下去了。还有一次在汾河三坝执行军农生产任务,一次放假我一个满洲里的战友背着挎包买杏,那个杏真的很好吃,我们就买回一大挎包,回来后我俩把十来斤都吃下去了,最后我俩趴在床上倒空头张着嘴往外吐酸水。

  这些都是旧事了,现在我已经不在乎吃了,主要是生活水平提高了。还有都是成人了,有了一定的定力了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